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阿蒙迪和她的前男友
阿蒙迪和她的前男友

阿蒙迪和她的前男友

我和阿蒙迪已经结婚18个月了。她的身材比我还高三英寸,为5英尺10英寸;她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发,拥有骄人的36D的乳房和修长性感的美腿。她的皮肤特别白,这也是最初吸引我的地方。我们的婚姻很幸福,我们相处得也很好,但是,这一切在突然之间发生了改变。-
  有一天,阿蒙迪突然告诉我,她的前男友瑞伊打电话找她。他们分手已经两年多了,而且瑞伊也已经搬走了。这次他给我妻子打电话,很明显他又回到了我们居住的城市,他跟我妻子说,他想跟她见见面,喝杯酒,叙叙旧。-
  关於她前男友的情况,阿蒙迪告诉我的并不多,我只知道他是个高大健壮的黑人。以前他们的关系曾经非常亲密,但由於瑞伊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别的地方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而阿蒙迪又舍不得离开她的父母,他们才很不情愿地断绝了往来。他们分手几个月以后,我和阿蒙迪相识,并在6个月以后结了婚。-
  我最终勉强同意她去见瑞伊,因为尽管我有很强的嫉妒心和独占欲,但她决心要去见他,我是无法阻止她的。就在要去见面的那个晚上,当她收拾停当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我几乎被她的打扮震惊了。-
  只见她上身穿一件轻薄的衬衫,没有戴乳罩,两个褐红色的乳头在衣衫下面隐约可见;下身穿一条极短的黑裙子,白皙性感的双腿几乎完全暴露出来了。我对她穿这样的衣服去见以前的情人表示疑义,但她解释说,从前她见他的时候总是这样打扮的,她这样穿着去见他并什么什么特别的意思。-
  跟我吻别后,阿蒙迪要我如果困了的话就早点睡,别等她,因为他们多年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大概回很晚才能回来。她走后,我一直提心吊胆,想着她和一个曾经那么亲密的男人待在一起,而且,还穿得那么性感,心里就很不舒服。大概夜里11点的时候,我看她还没有回来,只好自己先上床睡觉了。-
  但是,躺在床上,我根本无法入眠。-
  大约12点30分的时候,我听到我家大门那有开门关门的声音。开始我以为是阿蒙迪一个人,但接着我就听到两个人说话的声音。我悄悄地起身,慢慢地走到楼梯口,我看不到他们,但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
  「把你的裙子撩起来,阿蒙迪,你这个小骚货,分开你的腿。」-
  「你肯定不会在我家里肏我吧?我丈夫就在楼上呢。」-
  「为什么不?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把你带走吧,我们开始新的生活。」
-  「喔,不,不,别这样。好吧,如果你觉得一晚上肏了我三次还不能满足的话,那你再肏我一次吧,你这个大黑鸡巴的肏将!把你那又粗又大的黑鸡巴插进我的阴道里吧,给我那可怜的老公再戴一顶绿帽子。哦,瑞伊,我真是无法忘记你的大鸡巴一直捅到把你那两个大蛋蛋紧贴在我屁股上时的舒服感觉,没有人能像你那样给我那么美好的感觉。」-
  「哦,那跟你老公比呢?」
-  「根本无法相比。」-
  「告诉我,详细一点。」-
  「好吧。他的鸡巴很小,而且总是不能完全坚硬起来,自从结婚以后他就没有满足过我。这就是你希望听到的吗?」
-  「对啊,这就是我最想听到的话,这就意味着今后你会经常来找我肏屄,对吗?现在,你已经重新品嚐了我的黑鸡巴,你再也不愿意放弃它了,是不是?」-
  「你说得对,我会经常找你肏屄的,只要我需要的时候我就会找你。我要你给我所有我需要的。」
-  「我那两个朋友你今晚也见到了,想不想让他们也来肏你?」-
  「当然想,如果你同意,我会让他们肏我的。我会让他们肏我的屄和肛门,只要你高兴就好。」
-  「那你丈夫呢?」
-  「别提他,我那个怯弱的丈夫。我现在只想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屄里,一直不停地肏我一个通宵。」
-  听到这些话,我的头禁不住在摇晃,我妒火中烧,胃里一阵恶心,差点就呕吐出来。听到我妻子说她今晚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肏,我的鸡巴竟然不争气地勃起了。我朝前走了几步,试图窥视一下楼下的两个人,但我一失足,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我妻子和她前情人一起朝我这边看过来,我尴尬地爬起来,既愤怒又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阿蒙迪满脸错愕的表情,瑞伊却满不在乎地看着我。
-  「滚下来,你这家伙!」-
  他叫着。-
  我犹豫地站在楼梯半中间。
-  「同样的话别让我说两遍!」-
  他又叫了一声。
-  不知为什么,我竟然听话地迅速跑下楼梯,我的阴茎仍然在裤子里坚挺着。-
  「你看看,」
-  他对阿蒙迪说道,「这个怪物已经听了半天我们谈话了。」
-  阿蒙迪的表情立刻发生了变化,从错愕转为凶神恶煞。
-  「你这个该死挨肏的家伙,」
-  她尖叫着,「好啊,如果我被别的男人肏能让你兴奋的话,那你就老实站在那里,看着我是怎么被人肏的。瑞伊,来,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好好肏我,让他看看我需要什么样的男人。」-
  瑞伊开始在阿蒙迪的身体里大力地抽插,将她顶靠在墙上,用他那令人惊讶的粗壮阴茎在她饥渴、湿润的阴道里猛烈地抽动着。看到我脸上关切和嫉妒的表情,阿蒙迪说道:「你怎么了,迈克尔?你以前一定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女人被这样肏过吧?你没见过一个真正的男人粗得吓人的大鸡巴是什么样的吧?使劲肏我,瑞伊,再让他看看你是怎么玩我乳头的。」
-  瑞伊听她这么说,三把两把拉下她的上衣,伸出他熊掌一般的黑手,一把握住我可爱妻子的乳房,然后使劲地搓揉起来。
-  「看看吧,迈克尔,看看一个阳刚、激情的男人是怎么玩弄一个女人的乳房的。我喜欢你搓揉我的乳房和大腿,瑞伊,使劲搓揉我,揉烂我的乳房,玩我,弄伤我,你知道我喜欢你粗暴地对待我。」
-  在我妻子的鼓励下,瑞伊更加肆无忌惮,他在使劲搓揉她乳房的同时,还用指甲拚命掐她的乳头。阿蒙迪尖叫着,声音中充满痛苦的喜悦,她不断央求着瑞伊,要他更粗暴地玩弄她,更猛烈地奸淫她,更多地带给她快乐。-
  「使劲啊,瑞伊,用你的行动再次告诉我那怯懦的丈夫,我就是你的骚屄婊子,」-
  阿蒙迪叫着,「告诉他你已经彻底占有了他妻子的阴道。」-
  「嗯,她说得对,你这家伙,」-
  瑞伊对我说道,「你已经失去了对你妻子身体的所有权利,她现在是我的了,如果你胆敢再碰她一下,我就要让你好看!」
-  「别担心啊,瑞伊,」-
  阿蒙迪说道,「我不可能再让他碰我了,我现在是你的,我只让你肏我,或者让那些经过你允许的男人肏我。现在,你把我带上高潮吧,让我痛苦,让我快乐,让我尖叫,让我哭泣,就像我们回我家之前那样。」-
  瑞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阿蒙迪在他猛烈的奸淫中再次叫了起来。很快,瑞伊就告诉我妻子他要射精了。
-  「啊,好啊!」
-  我妻子大叫着,「来把,把你黑蛋蛋里的所有精液都射给我吧,射进来,灌满你这个骚婊子的子宫。我爱你!」-
  看着我妻子当着我的面这么疯狂和快乐地与别的男人性交,我心中充满了羞辱感和痛苦感。当他们一起达到高潮的时候,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知道自己深爱着的妻子已经被瑞伊夺走了,如果说她还没有从法律意义上被夺走的话,那么至少在性的意义上,她已经不属於我了。-
  当他们平静下来后,阿蒙迪告诉我上楼去等着她,她现在要单独和她的情人说几句话,并送他回家。-
  过了几分钟,阿蒙迪上楼来到卧室。我沮丧地坐在床上,双手捧着脸,痛苦地抽泣着。阿蒙迪在我身边坐下。-
  「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她说道,「如果你愿意,我还会留下来做你妻子,但是瑞伊是我的男人,我是他的女人。你和我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夫妻,我们之间不再有亲吻、拥抱和性交,我也不希望你再碰我,我当然也没兴趣再碰你。这些,从瑞伊今晚第一次把他的阴茎插进我身体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
  「可是,我爱你,」-
  我声音颤抖地说道,「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  「那么,你就严格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  她冷酷地回答道。-
  事情就这样说定了。从此,我妻子每周都要去瑞伊那里几次,让他和他的朋友们奸淫她。-
  两周后的一个周五的早晨,我起床后洗了个澡,然后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刮胡子。现在,我已经和阿蒙迪分睡在两个卧室里,但她突然出现在我的浴室门口,斜倚在门框上看着我。她黑色的长发蓬乱不堪,美丽的脸庞看上去非常疲惫憔悴。她穿着一件绿色短袍,上面满是褶皱,两条白皙性感的腿裸露着,脚趾甲上涂着猩红色的趾甲油。
-  「你睡得好吗?」-
  她微笑着问道,「是不是经常手淫啊?是不是总在幻想瑞伊的大鸡巴是怎么在我阴道里抽插的?噢,也许你在想像我是怎么吸吮瑞伊的大肉棒,怎么吞咽他的精液的吧?」
-  说着,她在我面前敞开了短袍。-
  「或者,你在想像那些黑色种马对我做的所有的事情,是吗?我看我的话已经对你产生了作用。」-
  我真恨自己不争气,一听到她说这些,我的阴茎马上翘了起来。-
  她接着说道:「你肯定非常喜欢再看着我被别人肏,是不是啊,迈克尔?」
-  我点点头。除了点头我什么也做不了。-
  「很抱歉,这些天我让你失望了,我可怜的绿帽老公,」-
  她说道,「但是我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应付那些黑色种马,也会给你机会再次看到你喜欢看到的场面的。」-
  她大笑起来,说着朝外面走着,又转过头,告诉我下班早点回家,因为有客人要来。
-  「谁要来?」
-  「等他们来了你就知道了。」
-  她说完,大笑着走了。
-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大约是7点钟,走进客厅就看见阿蒙迪、瑞伊还有瑞伊的两个室友戴夫和罗杰坐在屋子里,他们几个人都是一丝不挂,瑞伊和我妻子正在沙发上做爱,戴夫和罗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很明显他们几个人都喝了不少酒。
-  看到我回来了,阿蒙迪从瑞伊的身体底下钻出来,向我走过来说道:「喂,亲爱的,这是罗杰,这是戴夫。我得告诉你,我已经从这几位先生那里得到了极大的快乐,他们每个人都插过我身体的每一个肉洞了,但是我却拒绝了你,我亲爱的丈夫,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性接触了。」
-  说完,她咯咯地笑着,和那三个男人一起嘲笑我。
-  「我们决定,」-
  她继续说道,「你不仅要听说这三个男人给你戴了三顶绿帽子,还应该亲眼看到他们是怎么给你戴上绿帽子的,并要参与其中。所以,你要乖乖听话,把衣服脱光,像我们几个一样。」-
  我刚表示拒绝听她的话,瑞伊立刻跳了起来,抓住我的胳膊扭到我的背后。-
  「阿蒙迪,我想你应该狠狠扇他的耳光,直到他同意为止。」-
  瑞伊说道。-
  「好啊,我很愿意这么做。」-
  我妻子说着,走到我面前,抬手左右开弓,狠狠地在我脸上扇着。她打了足足有几十下,直到累得抬不起手了。我被打得眼花耳鸣,一个劲儿哀求她不要再打了,我说我一定按照她说的做。当我按照他们的要求脱光衣服后,他们都大声嘲笑着我的小阴茎。
-  「现在,」
-  阿蒙迪对我说道,「按我刚才说的,你要参与我们的活动,所以你现在就爬到到罗杰那儿去,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对,就是这样。现在,他们都已经射了一次,让我感觉非常舒服,因为他们肏的时间很长。现在我想让你做的是,去吸吮他们每个人的鸡巴,让你妻子看着,得到更大的快乐,好吗?」-
  我知道自己别无选择。我伸手握住罗杰的阴茎,将它放在自己的嘴里,很不情愿地吸吮起来。
-  「呵呵,你们看看,这个家伙技术差很多啊,还需要更多的联系才行。」-
  罗杰笑着说道。-
  「别担心啊,」-
  我妻子回答道,「等他都把你们吸吮一遍后,他就会成为一个吸吮鸡巴的专家的。」
-  当我被迫挨个吸吮了三个黑种男人的阴茎并吞下他们的精液后,他们要我去为他们端些饮料来,他们一边休息,一边享受着我像一个跑堂的似的服务。
-  最后,阿蒙迪站起来,要我好好看着。然后,她让罗杰躺到地板上,我妻子跨在他的身上,把他的鸡巴套进自己阴道里。在她的背后,戴夫把阴茎插进了她的肛门。这时,瑞伊跪在我妻子面前,把他瘫软的阴茎塞进她的嘴里。-
  我被迫坐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三个黑种男人从前后两个方向猛烈地奸淫着。随着一声嚎叫,瑞伊先射了,他把大股的精液射进了我妻子的嘴里。然后,他喊我过去,让我张开嘴,阿蒙迪把她嘴里的精液都吐进我嘴里,并强迫我了咽下去。
-  戴夫和罗杰肏的时间比较长,最后,他们几乎是同时达到高潮,一起把精液分别射进了我妻子的阴道和肛门里。阿蒙迪大声呻吟着,享受着两个肉洞同时被灌进精液的快感。等戴夫退出来后,阿蒙迪从罗杰的身上爬起来,转头对我说:「喂,去把罗杰的鸡巴舔乾净!」
-  我跪在他的两腿之间,趴下身去将罗杰阴茎上残留的精液和我妻子的淫水舔得乾乾净净。
-  「好,现在再去舔戴夫。」-
  我妻子又说道,「舔他大概比较困难,他的鸡巴上也许还粘从我屁眼儿里带出来的屎呢。不过,那也别有风味,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我无奈地按照她说的去做了。那种非常可怕的味道让我几乎呕吐出来,但我总算坚持完成了任务。
-  「很好,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接触我的身体。」
-  阿蒙迪笑着说道。她让我跪在地上有20几分钟,先从她的肛门里舔吃戴夫的精液,再将罗杰射进她阴道里的精液吸出来吃掉。等我把这一切都做完了,阿蒙迪终於决定放了我了。
-  「嗯,好了,回到你的床上睡觉去吧,」
-  她说道,「你可以回忆着你刚才看到的情景手淫,而这几位先生替你肏你的妻子。」-
  自那夜以后,那几个男人总是不时地过来把阿蒙迪带走,每次他们都会早一点过来,这样当我妻子在楼上的卧室收拾打扮自己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在楼下享受我的口舌服务。看到我跪在地板上,她的情人把大鸡巴深深地插进我的喉咙,阿蒙迪总是兴奋异常,而且她会不断地奚落我,说我是吸吮鸡巴、吞咽精液的纯绿毛乌龟。-
  似乎他们认为这样的羞辱对我还是不够,阿蒙迪在两个月以后又给了我一个沉重的打击。那天,她告诉我说她要和瑞伊以及他的几个朋友外出几天,她说她将不会再吃避孕药了,因为瑞伊决定要给她下种。她还告诉我说,瑞伊将安排她和相等数量的黑人和白人性交。
-  「如果你的运气好的话,」-
  阿蒙迪对我说,「也许是一个白人让我怀孕。否则,这事情你也知道,有那么多黑人要肏,你很有可能会得到一个黑孩子。就我个人而言,我倒是希望是一个黑种男人把我肏怀孕,因为我希望你在你家人和朋友面前彻底颜面扫地,无地自容。」
-  一个月以后,她回来了,真的怀孕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双手合十,拚命暗自祈祷她怀上的不是一个黑孩子。